• 所謂地方政府的疫調人員是什麼樣的人員?有些地方的第一線疫調人員是短期訓練就上工的,有些不是傳統衛政系統的,有些甚至還是警政系統的,這資格的認定是法有明定嗎?地方政府第一線有權限的疫調人員,這個身份的認定到底是誰決定的?
  • 這些權限的管理是否就只是一組發給地方政府的一組帳密而已?兩個同樣是第一線的人是否可以共用一個帳號嗎?還是一個人只能有一個帳號?
  • 還是只有被放入白名單的IP位址(或電腦)才能進入系統查詢?這個設定需要向衛福部申請?
  • 不是第一線的疫調人員可以申請權限嗎?如果是疫調人員的第一層上級主管呢?
  • 衛福部疾管署是這個系統的主責機關?
  • 這個系統是什麼單位開發的?是外部(非政府機關)還是內部(衛福部)?
  • 這個系統的維運是什麼單位在做的,是外部還是內部?
  • 如果有外部單位(非政府機關),那疾管署和這單位所建置(或維運)的系統之間是什麼關係?
  • 上面這些基本的資訊,國會是否可以取得?
  • A縣市的疫調資料上傳給 CECC 之後,會進到這個系統嗎?
  • B縣市要進行疫調,疫調的對象甲剛好在A縣市也有活動,那麼B縣市的疫調人員可以透過這系統查到甲在A縣市的活動足跡嗎?
  • 縣市政府的疫調資料上傳之後,具有地理空間特性的,是不是就是所謂系統介面上所呈現的「確診軌跡」?
  • 如果某個案的疫調也包含了電信紀錄(例:確診者的手機在什麼地方停留多久),那麼這些數據是不是也會被餵到這個系統裡面?
  • 委託單位、開發單位和稽核單位是哪些單位?


  • 戶政系統:身分證字號、戶籍資料…
  • 通傳系統:電信通聯紀錄…
  • 警政系統:傳統跟追、路口監視器、群眾檢舉、無人機…
  • 衛福系統:健保系統、疾管系統、疫苗接種系統、1922公費疫苗接種意願/登記系統…
  • 境管系統:入出境紀錄…
  • 交通系統:路口監視器、ETC…
  • 金融系統:信用卡消費記錄、金融交易紀錄、電子票證紀錄、電子支付紀錄…
  • 跨系統:簡訊實聯制、社交距離 App
  • 其他系統:如警政刑事偵查手法(未公開)…

  1. 資策會安排的所有講者都是男性(哈囉?),這_是_陋_習。
  2. 數位發展部籌備的主角和團隊,有上過檯面的都是男性,這_也_是_陋_習。
  3. 「男性」本身當然沒什麼不好,我也是堂堂的男子,但全部都是男子團體 (manel) 就是有缺陷。數位發展部所規劃的「大局」牽涉到國家的十年基礎,掌握這麼多公共資源,當然要能包容。但包容不是下游計畫執行端的包容彩妝,而是規劃端就要有這份元素和誠意。男子團體的社會歷練和對數位議題的體會,多半會落在某種狹隘的範疇。再怎麼說自己有經驗很包容的男子,也不應該說自己能代表整個社會。是以,白話來說就是男人所規劃出來的願景對於其他人而言通常是不怎麼友善的,這樣的錯誤在這個時代是不_應_該_再_犯_的。男人也有百百種,但如果生長年代和經歷背景高度相似,那就更是糟糕了。有歷練的男人若沒有這份自覺,不好。
  4. 排除掉「數位」兩字,很多規劃的概念實在是不容易定義。例如數位基盤?數位國力?數位國土?數位治理?數位轉型?數位創新?數位包容?數位健診?數位調適?還有農業數位分身?… 等。這又不是幫白牌產品貼標。建議在描述願景和龐大計畫的藍圖時,要拿掉這些虛華的關鍵字,講一次打一次屁股,講十次打到腫。唯有不偷懶把概念想清楚後用正確而不是亂蓋帽子的詞彙來表述,才會淬煉出思想的真本事。任何的概念都借位「數位」納入,坦白而言就是不求甚解,貪快求便。我認為這是危險的發展態勢。
  5. 這些願景也很可愛,很有「計畫經濟」的味道。不過別忘了,網路環境和數位生態圈在這個年頭本來就是跨國界的,在努力發展自己的「國造」「國產」數位社會時,不能忽略外在的因素,甚至要加碼正眼正視和正確認知,不是悶起頭來躲避不提。猶記得五年前不是說要發展什麼「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結果美中貿易戰一來,整個讓大家的計畫都被迫轉了方向?那麼現在全世界面臨的是什麼問題?台灣在這幾個關鍵的大問題,處理得如何?這些問題能以台灣作為「場域」而發展出的「典範」,是否在區域和世界的經貿和社會發展的歷史上,可以佔有一席之地?具體一例,香港被 NSL 納入之後,那麼它在亞洲 “cyber space” 所扮演的重要轉圜角色,台灣的應對策略是什麼?這部分我在前一篇「數位發展部在疫情期間跑去哪了」有提到,不再多述。具體二例,如果沒有理解錯誤,行政院資安處以後就是在數位發展部之下,那麼盟邦史上第一次發布「檄文」,台灣的立場是什麼?不要對內說是好朋友,但大家在發布聲明時,台灣卻掉隊了。具體例三,手遊呢?台灣在中資遊戲業所佔據的生態是哪一塊版圖?這塊版圖是數位發展部樂意見到的嗎?
  6. 此外,再回到前面的重點。不能定義清楚的東西就很難操作,很難有意義的操作就很難「量測」和評估其成敗與否。用了一堆的虛詞而堆砌出來的願景和巴望能逕自落實的計畫,是無視於目前在相關領域既有大型框架的條件限制的。比如說,俄羅斯和中國在 ITU 國際電信聯盟近日來的運作(華郵意見),ITU 這個機構展出來就是超巨大的框架級生態圈,台灣的數位發展部要如何自處?照理說,與數位發展部互有支援關係行政院科技會報,應該有能力嗅到這回事才對。
  7. 或是說,數位發展部不得已要從其他如工業局和通傳會的體系拉人,那麼工業局當然就是 semi-conductor 產業的勢力在主導發展路徑,他們對於數位發展的需求當然和整體社會關係不大,和全球息息相關,和地緣競爭脫不了關係,也和台灣計劃經濟挹注的產發歷史比較有關。這部分也有半導體和製造業的各種框架存在,這些框架不僅僅是國際條約,有法律、技術、投資環境和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各種支撐力量。這塊…… 是不是就放回給經濟部處理?也就是「軟的」放數位發展部,「硬的」放經濟部?但數位發展和「軟硬」是應該這樣切分的嗎?
  8. 資策會這活動(活動連結YouTube 連結)除了前面所說的全男子團之外,綜合上述因素,有很強的「塑化」感,和土地是脫離的。塑化感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本來不是在這個地方自己長出來的,但卻是因為便宜和工業的需求,所產生的「塑化過程」和「塑料成果」。這的「塑」不一定是單指 “plastics”,可能是某種 “molding” 的過程更為貼切。這個地方有沒有「原生種」?當然有。這個地方的環境如何?優點是什麼?只有缺點嗎?優點如何擴大?被忽略的優點怎麼讓它在全球的價值鏈上放大?


  • 行政院資訊長沈榮津?
  • 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
  • 外交部部長吳釗燮?
  • 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
  • 行政院資安處處長簡宏偉?
  • 國安局局長陳明通?
  • 陸委會主委邱太三?


問:什麼是安全的下水點?

問:他會什麼會溺斃?

問:你可不可以針對溫度劇烈變化說明?

問:那麼,青潭堰這裡是安全的嗎?

問:那麼這個地點是合法的嗎?


  1. 國防院 (INDSR) 出版這種研究報告要很小心,根據公開資訊我們得知,國防院成立不久,專業領域比較厚實的是在傳統國防安全領域。我們從報告內容也可以了解,這是一篇大量收集社交媒體數據的 “sentiment analysis”。這種研究的特點在於,通常想解決的問題要定義的比較清楚,例如商業領域上如何誘使消費者對一個品牌產生好感,或是美國的政府出版物如何形容盟邦和假想中的敵對國(所以才會有文本分析)。前者是商業領域,後者是公共政策研究的領域。還有一種是屬於情報領域,但通常是情報機關在做的。在法規上來看,INDSR 不是情報機關,那麼來出版這種主題的研究,就有很多要小心的地方了。在 Web 2.0 的時代 (2006~) 之後,這方面的研究就開始有了爆 …

水域遊憩活動的管制邏輯?


變來變去,最後尋求大一統

  • 要去哪裡預約的說法,變化很大
  • 預約的管道,各縣市不同
  • 預約接種的流程相對於流感疫苗而言複雜
  • 誰可以先預約,變化很大
  • 有不在檯面上的特殊管道

美國的 Vaccines.gov


處理遊走在灰色地帶的各種「戰鬥系統」

那我們來一個集中的戰鬥資訊系統吧

  • 它的遊戲規則會變
  • 遊戲規則的說明不會放在網站上,所有人只能追著指揮體系跑
  • 追著指揮體系跑的還不是一般民眾而已,各環節的人都要跟著指揮體系透過媒體的記者會追 (aka 看到新聞才知道政策又變了)

所有人追著軍令團團轉

好的資訊系統會很安靜

暫時的戰時系統帶來的穩定影響


T.H. Schee

Previously in AU/HK/RU/US/CN/CH • blog.schee.info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