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Schee

正當烏克蘭區域衝突氣氛升高之際,台灣也不能在心理上置身事外。國防自主防衛的投資日益增加,但幾千億的龐大資源,多數落實在傳統軍事領域。但軍事領域對於全體國民而言實在太過遙遠,就算常備役訓練改革在即,在少子化趨勢之下,能接受有效軍事訓練,執行主動防衛之國民,堪稱是少之又少。 這些投資對全局,全民和整體型態的防衛革新,可說是杯水車薪,緩不濟急。 在目前政府策進之下,「全民防衛」「在家當兵」以及甫掛牌的「全動署」等議題,討論慢慢升溫。部分得以順利發展,有些仍困頓在座談會議題之林。然而整體社會之防衛,不必然是為了戰爭準備而起始。台灣位處西太平洋地震帶,人居環境密集,都會化程度高,又有高山群峰,因此各種自然災害、人為災難屢見不鮮。防災動員、搜救訓練等,對一般民眾而言並非如此不可及,而且你我更有切身接觸之經驗。高齡化社會,長照體系所需的各種知識、技能支援,也在衛福體系的長期投注下,獲致大幅度發展。 這些乍看和防衛準備無關的領域,其實是支撐全民防衛各種「元件」存在於台灣社會的最好基底。這些看似專業化、職業化的體系,卻甚少獲得一般年輕的民眾理解。在法制社會的發展原則之下,也只有這些體系能長期獲得授權,進行類似戰災避難、搜救等每天都要操兵上演的任務。在行政體系,如民政、衛政、警政、消防、戶政等,也有各自的應變能量 (capacity),但通常只有在災難時才會統整集結(如災防中心的開設)。這對在北北基桃地區的居民,不一定有機會能理解這些複雜型態災難的應變機制,甚至也不容易被「照顧到」,尤其是那些「戶籍」不在這個區域的學子,或是北上求職奮鬥的家庭們。

[社群公開版] #民防搞什麼 #WhatCivilDefense 系列座談
[社群公開版] #民防搞什麼 #WhatCivilDefense 系列座談

正當烏克蘭區域衝突氣氛升高之際,台灣也不能在心理上置身事外。國防自主防衛的投資日益增加,但幾千億的龐大資源,多數落實在傳統軍事領域。但軍事領域對於全體國民而言實在太過遙遠,就算常備役訓練改革在即,在少子化趨勢之下,能接受有效軍事訓練,執行主動防衛之國民,堪稱是少之又少。

這些投資對全局,全民和整體型態的防衛革新,可說是杯水車薪,緩不濟急。

在目前政府策進之下,「全民防衛」「在家當兵」以及甫掛牌的「全動署」等議題,討論慢慢升溫。部分得以順利發展,有些仍困頓在座談會議題之林。然而整體社會之防衛,不必然是為了戰爭準備而起始。台灣位處西太平洋地震帶,人居環境密集,都會化程度高,又有高山群峰,因此各種自然災害、人為災難屢見不鮮。防災動員、搜救訓練等,對一般民眾而言並非如此不可及,而且你我更有切身接觸之經驗。高齡化社會,長照體系所需的各種知識、技能支援,也在衛福體系的長期投注下,獲致大幅度發展。

這些乍看和防衛準備無關的領域,其實是支撐全民防衛各種「元件」存在於台灣社會的最好基底。這些看似專業化、職業化的體系,卻甚少獲得一般年輕的民眾理解。在法制社會的發展原則之下,也只有這些體系能長期獲得授權,進行類似戰災避難、搜救等每天都要操兵上演的任務。在行政體系,如民政、衛政、警政、消防、戶政等,也有各自的應變能量 (capacity),但通常只有在災難時才會統整集結(如災防中心的開設)。這對在北北基桃地區的居民,不一定有機會能理解這些複雜型態災難的應變機制,甚至也不容易被「照顧到」,尤其是那些「戶籍」不在這個區域的學子,或是北上求職奮鬥的家庭們。

我們在開春之際,將嘗試舉辦一系列的座談,一同和有興趣的朋友交流這「十大防衛體系」在個人、在社區、在組織、在城鎮、在城市等各層面的現況。我們未來會提出實際的在地案例,並指出可行的自我學習和發展路徑。此外,我們也將針對整體台灣社會在衝突階段的各種基本觀念說明,讓社會的防衛整備度有好的理解切入框架,也讓我們能夠更有層次的討論全民防衛的實質問題和準備。

已完成/排定

  1. 2/12 (Sat) [#民防搞什麼] 烏克蘭危機下的全民防衛十大體系(實體)
  2. 2/19 (Sat) [#民防搞什麼] 烏克蘭危機下的全民防衛十大體系(線上)
  3. 2/26 (Sat) [#民防搞什麼] 安全防衛訓練不是想到就東湊西湊啊(線上)
  4. 3/05 (Sat) [#民防搞什麼] 災難通訊和網路科技平台(線上)
  5. 3/12 (Sat) [#民防搞什麼] 在戰爭時做為公民的個人,建議應具備哪些能力?(實體)
  6. 3/19 (Sat) [#民防搞什麼] 在戰爭時做為公民的個人,建議應具備哪些能力?(線上)
  7. 3/26 (Sat) #WhatCivilDefense in Taiwan? A Chat with Human Security Perspective(實體)
  8. 4/02 (Sat) [#民防搞什麼] 外國人在台避難問題(線上,中文)

準備/規劃中

  1. 4/09 (Sat) [#民防搞什麼] 台美人道救援社群交流(線上,英文)
  2. 4/15 (Fri) [#民防搞什麼] 面對戰爭,我們該動手、動腳還是動腦?(「哲學星期五」現場,中文)

尚待/提議階段

  • 尚未決定 #民防搞什麼 題目:烏克蘭戰爭科技發展與數位人道救援的法制思考(台灣法律科技協會)

資源

媒體關注

洛杉磯時報 https://www.latimes.com/world-nation/story/2022-03-03/russia-ukraine-invasion-taiwan-china-war-defense

華爾街日報 https://www.wsj.com/articles/in-taiwan-putins-war-in-ukraine-stirs-new-interest-in-self-defense-11646402103

https://cn.wsj.com/articles/%E7%83%8F%E5%85%8B%E8%98%AD%E6%88%B0%E7%88%AD%E9%87%8D%E6%96%B0%E6%BF%80%E8%B5%B7%E5%8F%B0%E7%81%A3%E4%BA%BA%E7%9A%84%E8%87%AA%E8%A1%9B%E6%84%8F%E9%A1%98-121646646375?tesla=y (中文報導)

台北時報 https://taipeitimes.com/News/feat/archives/2022/02/28/2003773898

聖保羅頁報(南美最大報) https://www1.folha.uol.com.br/mundo/2022/02/taiwaneses-estao-atentos-a-crise-na-ucrania-mas-analistas-dizem-que-situacao-e-diferente.shtml

主辦、贊助和協力

  • 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社群 Open Knowledge Taiwan
  • The Lightened 點亮咖啡(主要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 IKMF Taiwan(防衛知識協助)
  • 軍宅會客室(圖卡設計和印刷)
  • 哲學星期五(一場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 台中葉綠宿旅館(一場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 *台灣法律科技協會(一場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待確認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April 6, 2022.

--

--

活動說明

*The meetup will be mostly in Mandarin Chinese but English convo is also available.

關鍵字:civil defense, human security, readiness culture

這是我們開春之後,本系列主題《#民防搞什麼》的第四場交流座談。 隨著烏俄戰爭持續發展至今,兩岸在戰爭衝突的可能性,也經常被做為討論的標的,而至今兩岸各種爭論與衝突未曾停歇,戰爭風險與戰災準備的重要性也不曾稍減。國際間持續地擔憂臺灣,在對抗外部侵略以保存民主政體的課題上是否有足夠的意志與行動,而政府則透過民調、組織變革及持續地對外宣揚捍衛國土的決心和信念。對於公民社會而言,遭逢戰爭時該國該區域的民防體系為其防衛的根本,在我國則以《國防法》、《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等法令為基礎,透過動員會報進行運作並於今年年初成立,在戰時實施階段的工作為統合民間力量,支援軍事作戰,同時維持公務機關緊急應變和國民生活需求的「全民防衛動員署」。

詳全文 3/12 台北座談交流活動細節和報名

https://okfntw.kktix.cc/events/civil-defense-on-personal-capacity

照片來源:https://www.pexels.com/photo/six-gray-metal-deer-wall-decors-5257331/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March 1, 2022.

--

--

前情提要:[民防搞什麼] 烏克蘭危機下的全民防衛十大體系

週末的座談已辦了一場實體,另有一場線上。以一週一次的進度,穩健緩慢推進。這次準備在228連假期間,辦理第三場的《民防搞什麼》,走線上方式,仍然使用 Twitter Spaces,我先把連結貼出來。

https://twitter.com/i/spaces/1kvKpAqpLdVGE

雖然烏克蘭局勢急轉直下,但在台灣對於「全民防衛」的討論仍然是杯水車心,而且也沒有在個人實務層面要如何操作的明顯路徑浮現。這也難怪,因為「民防」雖然聽起來是直覺是民間防衛,但心裡總覺得有夠遙遠。這可能有些歷史因素,我們要花點時間嘗試一個一個探究。

首先是,民防概念已久,操作模式真的已老。二來也是真的老,例如民防團的編制核心人員,也有高齡化的普遍趨勢。這趨勢是逆轉不來的。三來是,「民防」實在很難激起「熱情」,就像是我們一看到「動員」兩字,過去不於快的經驗都會浮上檯面,心裡頭會抗拒。對新一代的朋友來說,「民防」「動員」這兩個詞都是陌生的可以。第四是,對於像我們這樣的社會「中堅份子」,生活雜務就夠多了,民防還是交給里長或是年輕人去煩惱吧?

所以,第三場的線上交流是基於這些疑問而產生的。但我們不能空穴來風,總要抓點實在的東西來談吧?於是我就想到了建立民防機制的幾個步驟。比如說,我們要有「想定」「腳本」,這包含應變情境(場景)和後續訓練、支援和維持的機制。應變的情境當然不好說,但訓練這回事我倒是有一點經驗,不過不是民防,因為民防包山包海,我們要限縮討論範圍,找出國內相關安全訓練所會面臨的問題,然後借鑑其他國家的經驗,這樣的「探索」態度,才算是一個比較完整的迴圈。

我想到的是「水域安全」的訓練,也就是台灣的救生員體系、國民水域安全認識在訓練、授證、認證和有效性的問題。水上安全涉及一般國民,誰都可能碰到在水域的安全事件。而水域安全事故的「減災」,有官方認證機制,有民間授證單位,更有不少希望能參與救生訓練不分男女的人員,還有數十年如一日的救生員薪資。這整個生態可說是已經具體而微體現民防安全訓練機制的一個切面,因此直接談這個訓練體系的現況,例如救生員來源、安全訓練樣態,課程「元素」和民防的「急救」能力搭配是否能派上用場等,會是非常好的出發。

不過,台灣雖然四面環海,號稱海洋立國,但水域安全從傷亡數字來看,並沒有真正海洋大國「澳洲」來的出色。所以我們在這場交流,將特別以台灣和澳洲水域安全訓練的異同,來探究到底更棘手的「民防」「安全訓練」在「教準發展」(indoctrination) 的必要性。

聽起來很拗口,其實並不高深。請記得 2/26 台北時間週六下午14:00在線上來一起來交流就對了。有問題也歡迎來信 ths (at) duck.com

https://twitter.com/i/spaces/1kvKpAqpLdVGE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February 24, 2022.

--

--

戰爭爆發的第三個月,台灣各界的關注也慢慢不如前兩週的風起雲湧。有幾位朋友說,怎麼好像民眾都「沒要沒緊的」。我說,一來這大家都在討生活,尤其政策一日數變,疫情直轉直下,好好過生活都很難了,哪還有心情去應付遠方天邊的大事?二來烏克蘭本來就離台灣很遠,遠到根本在日常生活起不了漣漪。就算戰爭這種強度最大的事件發生了,不聽不看,不就沒事了? 這樣說其實也沒錯,而且我們更要理解。但因為國際輿論對於把台灣和烏克蘭相比,實在是興致高昂, 日前 CNAS 的幾場紙圖兵推 又把台海緊張的局勢在某個圈子渲染一輪。但這些過程其實都沒有什麼來自台灣社會的視角。在戰爭即將滿三個月,我們對於烏克蘭戰爭,還有什麼是沒有看到的? 我先提幾個少數人有注意到的,第一個是情報的分享。這個情報指得是軍事等級的情報,或是安全等級保護有更高級別的情報。很多媒體報導美國還有北約 (NATO) 在這場戰事之中,對於烏軍 分享了不少戰術等級的情報。這些情報分享的目的是強化烏軍自我防衛能力,所以類似俄軍高階將領人在哪裡這種資訊,美國就算知道, 也是不會分享給烏克蘭的 。情報的分享在台灣是一門禁忌的領域,甚至連有問題意識都不行。這當然可歸咎於過去戒嚴時代的歷史,讓我們對於情報領域陌生又覺得高深莫測。不過,對於資訊安全領域的從業人員來說,情報(如威脅情報)是怎麼一回事,就比較有感覺了。

烏克蘭戰爭三個月作為教案 台灣還沒有學到什麼
烏克蘭戰爭三個月作為教案 台灣還沒有學到什麼
新北市觀音山俯瞰關渡大橋

戰爭爆發的第三個月,台灣各界的關注也慢慢不如前兩週的風起雲湧。有幾位朋友說,怎麼好像民眾都「沒要沒緊的」。我說,一來這大家都在討生活,尤其政策一日數變,疫情直轉直下,好好過生活都很難了,哪還有心情去應付遠方天邊的大事?二來烏克蘭本來就離台灣很遠,遠到根本在日常生活起不了漣漪。就算戰爭這種強度最大的事件發生了,不聽不看,不就沒事了?

這樣說其實也沒錯,而且我們更要理解。但因為國際輿論對於把台灣和烏克蘭相比,實在是興致高昂, 日前 CNAS 的幾場紙圖兵推 又把台海緊張的局勢在某個圈子渲染一輪。但這些過程其實都沒有什麼來自台灣社會的視角。在戰爭即將滿三個月,我們對於烏克蘭戰爭,還有什麼是沒有看到的?

我先提幾個少數人有注意到的,第一個是情報的分享。這個情報指得是軍事等級的情報,或是安全等級保護有更高級別的情報。很多媒體報導美國還有北約 (NATO) 在這場戰事之中,對於烏軍 分享了不少戰術等級的情報。這些情報分享的目的是強化烏軍自我防衛能力,所以類似俄軍高階將領人在哪裡這種資訊,美國就算知道, 也是不會分享給烏克蘭的 。情報的分享在台灣是一門禁忌的領域,甚至連有問題意識都不行。這當然可歸咎於過去戒嚴時代的歷史,讓我們對於情報領域陌生又覺得高深莫測。不過,對於資訊安全領域的從業人員來說,情報(如威脅情報)是怎麼一回事,就比較有感覺了。

由官方分享給官方的情報我們當然不可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在台灣衝突之中,美國會怎麼分享情報給台灣?這就是饒富意味而且和台灣整體社會防衛極為有關的話題。這點大概只有兩三位作者會在《 上報 》或是若干軍武論壇提及,其他的討論目前都很稀疏,也很難看出台灣社會有什麼關注這部分的強度。

情報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尤其是在軍事行動,情報根本就是武裝部隊之生命繫乎所在。那麼對於不是武裝部隊(軍隊)或是後備軍人的更多人來說,假設美國分享這些情報給了台灣的政府,那麼我們如何得知這些情報?在我們所關心的人類安全 (human security) 部分,這些釋出的情報再透過台灣部分單位的加工之後,提取出來的資訊,會如何指導在地團體的人道救援、緊急醫療甚至撤退計畫呢?

這方面完全沒有公開的討論,此為其一。

這就引導了到第二個「沒有學到什麼」。烏克蘭是陸路國家,因此各方的人道救援勢力很容易進入境內。我也有朋友的團隊現在就在烏克蘭進行人道救援。台灣基本上是一個大島和幾個小島,戰爭發生時,會不會有「民損」?這種民損的型態是屬於經濟社會的封鎖造成物資取得困難,還是因為爆炸物所造成的傷亡?後者勢必牽動到緊急醫療的快速應變啟動。簡單來想,在個人層面,剛好身上有止血帶所以知道如何對傷患進行快速止血,但如果幾個都會區域突然分別有兩三百人遭致攻擊,加起來很容易超過上千人,那麼緊急醫療應變體系和健保體系要如何應付? 輸血怎麼處理

這部分廣義來說屬於國內的「人道救援」。這些考量點或許在本年度國軍漢光演習的「 全民防衛作戰圖上兵棋推演」有所體現,但就算用上了兵棋的 JTLS-GO 模擬系統,我也很懷疑這個「全民」在系統的內參數是怎麼建立的,比如例慈濟的能量、紅會的能量、衛服部主管的緊急醫療體系等這些整體社會的應變能力等。此外,對於國內的流離失所平民 ( IDP, internal displaced people) 要如何處置?縣市政府的民政單位能夠如何快速收容嗎?收容量有多少?這種因為戰爭民損的收容和自然災害災防系統的收容,又有什麼不一樣?有這些知識和實務經驗的團體在哪裡?

這是第二個沒有學到甚至是還沒有大規模意識到或是大問題的問題。當然你也可以說「決戰灘頭」( 影片 )所以全部都在桃園觀音區、宜蘭縣蘇澳鎮還是台中市大甲區就接滅敵軍搞定了。但現代戰爭型態的攻擊和騷擾(例如具有攻擊能力的無人機),不是只會出現在灘頭啊?

還有其他幾個大課題目前缺乏系統、快速和細緻的討論,但上面說的這些部分就夠頭痛了。簡單來說關鍵字就是:

  1. 情報分享
  2. 人類安全
  3. 人道救援

想想最近的快篩,居隔、隔離、請假、保險、法傳系統、PCR、記者會都可以搞得饒富「全民動員」的意涵了。對於戰爭、避戰和減災的準備,是不是應該多多想想?以上。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May 16, 2022.

--

--

這篇是給有在台灣有海泳經驗,但沒有在海外游泳的朋友們參考。台灣有海泳經驗的人不多,而且多半和時下流行的三鐵運動脫不了關係。不過我自己對三鐵運動興趣缺缺,因此完全是以喜歡這個單一項目的前提出發。當然如果你在海外也有海泳河泳經驗,那麼這篇的簡易心得讀來會饒富樂趣。

夏威夷是世界知名的水域活動地點,你想得到想不到的活動,在太平洋的這裡幾乎都是都能找到。更特別的是,很多海洋運動的創新在此處也是實驗的重鎮,願意發覺探索的朋友一定不會失望。唯一「不優」的是:台灣到夏威夷的機票比較高,住宿成本也不便宜。除卻上面的缺點,其他盡是優點。群島之間待上一個月也不會有厭倦感。

既然是海泳,我們從簡單方便容易到的 Waikiki 區域開始。這區域台灣人不會陌生,Honolulu 機場場前往約半小時可到。整個區域都是遊客,你可以把它想像成是墾丁的升級版。不過來這裡的大多是體驗沙灘風情,偶爾穿插點遊艇、浮潛活動。水域活動也有很多種類,在台灣能看到的這邊都有。但身為海泳愛好者,這些都只是「插花」的活動。

夜看 Waikiki Beach

到一個地方,首先要看當地有無海泳的文化。夏威夷海泳俱樂部、團體、訓練課程、伴游和比賽多到目不暇給。在這個部分是不用擔心的,因為有人游,那就表示整個環境,包含自然面和社會層面都是支持的。這一點和台灣非常的不一樣,要先記在心裡。

這兩三年因為 COVID-19 疫情導致這些俱樂部和團體不接受外來的遊客參加各種活動,但公開正式的比賽則不在此限。若是到夏威夷的朋友要先注意這限制。

海泳時若有伴相隨那是最好,這地區的海灘若是無伴隨同,在浪況正常下屬於難度普通的水域。我直接提幾點要注意的地方:

  1. 潮汐:這是基本要看的
  2. 潮差:這是基本要看的
  3. 海浪警報:夏威夷會有 wave alert,記得要看天氣預報
  4. 表面水溫:這在夏威夷幾乎不是問題,非常舒服,也不會高到28度讓海泳反而過熱很難拉長距離
  5. 海流:Waikiki 附近幾個叫的出名的海灘的水流大致還可以,當然是先觀察衝浪客、浮潛客和 SUP 立板的遊客是好方法
  6. 風向:對游泳影響有限,一般天氣和衝浪用的氣象服務提供的訊息都可以參考
  7. 水母:夏威夷有水母預報,滿月後七到十天是水母大舉進攻的時間。游泳的朋友請避開
  8. 水質:太平洋的海水,附近並沒有港口只有少數的小型觀光碼頭,水底能見度要看季節和天氣
  9. 下水點:基本上只要安全的點都可以下水,這附近海灘沒有限制。但海灘有開放時間,通常晚上十點或十一點之後會「關閉」,隔日四點或五點開放。每個海灘開放時間不一。直接去沙灘看立牌最準
  10. 海岸底質環境:這裡的海灘都很淺,有些屬於沙岸,但礁石底質很多。游的太靠近岸邊會很因為太淺很不好游,通常要拉開離岸一百米以上的距離比較適合。部分海灘外面有浮球,基本上在浮球範圍內都很安全
  11. 東西放哪裡:沿岸的各種店家可以租放隨身物品。我是都不帶值錢物品,戴一個防水包放在海灘。上岸後休息片刻,就直接套上衣穿泳褲走回飯店也沒問題。大街上很多人光腳扛衝浪板或是比基尼走來走去,青春洋溢生猛有力,不會傷風敗俗
  12. 沖洗:沿岸都有免費的沖洗點,詳細位置記得巡海岸時先看好地點
  13. 救生員:這邊海岸都沒有救生員

簡單來說該注意的大致如此。我在 Waikiki Beach 整個帶狀綿延六公里的海岸的北段、中段和南段游過三次,分別是3100公尺、3600公尺和4000公尺。時間是早上八點、下午兩點和下午五點。遊客早上十點前在海上遊玩的比較少,但衝浪只要是開放時間內,幾乎都有人(包含夜間)。我都是以休閒的心態和配速在游 ,在這裡也不需要有什麼很好的泳具就能下水了。

當然,一如其他海洋運動,海泳本來就有難度和隨之而來的風險,能游上三公里起跳的也需要一定程度的訓練。雖然在海外不若台灣能方便的熟悉環境(如果積極的話),但是台灣禁海、畏海久了,連帶相對應的運動風氣也發展不良。有機會到夏威夷看看,我相信透過海泳來體驗夏威夷,絕對是非常難得的經驗。你問問一百個有去過夏威夷的台灣朋友,大概連一個都很難找到。

這點經驗我就先寫下來,有興趣的愛好者請參考。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level3athome.wordpress.com on May 7, 2022.

--

--

OK 可能跳的有點快,但我的意思是,這不是單一角度就可以處理的。少子化的情勢要逆轉有多困難,大家當然很清楚,而且也很早就清楚。但資源下去了,也有一個由政委領軍的辦公室(可能是某種編組)。在多年來聰明人的戮力運作下,從各種人口數據來看,台灣少子化和人口快速減少的情勢是沒有機會逆轉的。

少子化和人口成長,還算是人人都可以感受和體會的問題。比如說學校班級人數減少,私校招生不利導致必須退場等,還是生活場域怎麼越來越少聽到嬰兒的哭鬧聲。這問題的嚴峻是可以感受的,是可以在生活體會的。但要「解決」這問題,你說一對夫妻/伴侶卯起來生小孩有用嗎?當然沒有。因為這問題的解法不是這樣想的。鼓勵國民生育是唯一的途徑嗎?當然也不是。還有例如戶籍除籍、來台勞工是否有成為國民途徑的問題,還是外籍白領入籍、無戶籍國民入籍融入社會願意育兒等…… 這些可能都不是一般國民會知道的減少少子化的「方向」。而這些討論也通常不容易在比較公開的輿論上慢慢累積,細細發展強健,有效,最後能試行的實證計畫。

那麼牽涉到更廣大的「全民防衛」嗎?我(們)雖然在農曆過年後辦理的十幾場蠻精緻的「#民防搞什麼」系列座談,也和超過百位的參與者交流過訊息。但到目前為止發現的問題,想必有心「經營」這的議題的團體,無論是半官方、網路媒體、準政治團體,或像是我們這樣從很個人出發,只關心「人類安全」也不怎麼關心「國家安全」的社群,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那就是:

  • 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啊?
  • 這問題有這麼嚴重嗎?

聽起來很簡單,但其實超級難。不相信?如果有人可以給你答案,你就繼續問下去,連續問三層,就知道這不好回答了。

例如說,有人想解決問題是「全民防衛」,那勢必就會牽涉到2350萬人。2350萬人如果都要做好自己的「防衛」準備,那勢必就需要某種「動員」的態勢。這個動員還必須要是常態性的作為,因為整個社會要「動起來」,就算只是眼球動一動接收同樣的訊息,這也是現代社會幾乎不可能達到的重大課題。那麼動員誰可以做?以法治國的概念來看,當然就是國防部。國防部會做這種事嗎?當然不可能。全動署業務已經很多,前一陣子出的手冊才被專家或是熱心人士修理得滿頭包。

更何況,2350萬人都需要建立起防衛的態勢,在日常就投資防衛嗎?這問題理論上似乎可行,但實務面也不合理。這裡有好些人處於臥床/長照的狀態,而照顧他們的人算一算可能有很大比例還不是國民。從人類安全觀點來看,孕婦、嬰幼兒和小朋友也不是可以自主的個體。他們是需要被優先保護的,因此任何的防衛(包含人道救援層面的計畫),都有很大一群人是要被照顧的。

這些人有多少?一兩百萬跑不了。

於是我們再切下去,就發現原來社會比想像中的複雜許多。當然為了「操作」的方便(我這裡沒有貶義),把「身份別」談清楚之後,再來談在「防衛」要做什麼,是任何有大規模實務經驗的人都會理解的。因此,「全民防衛」是在操作上沒有實質意義的,除非你是北韓,那就很有意義。

想來想去就是能照顧好自己最重要,而且要開始也非常容易。

我相信能使用網路,主動交流訊息,參加我們活動的朋友們也屬於這一類。我們實體活動的參與者來自台灣、美國、加拿大、南非、法國、菲律賓、英國、澳大利亞、香港等地。不少人都不是國民,但在動員相關法規裡,他們也是會被保留動員的對象。他們在台灣社會更是沒有社會資本的基礎,因此對於防衛和安全整備計畫,更需要不是「保家衛國」「全民國防」等高歌如斯,但卻能揣摩、思考、實作和應用的安全訓練框架。

當然,我不是說「全民國防」「全民防衛」不重要,但就像是「少子化」威脅被政府感知後端出各種檯面的政策一樣,政策的擬定要從每一個個人的誘因開始去想,紮實的想到透,研究到透徹。這些領域都長期有人在認真研究,只是沒有浮上檯面而已。在「全民防衛」的脈絡下,每一個個人在生理、心理、認知和技能整備都是完全不同的,但在大型災難(如戰災)會面臨的威脅樣態是有共通性的。而在戰災裡選擇採取減災和避難「為生命會找到出路」的第一優先,我認為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這些手段都很實際,而且應該被鼓勵。

回到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想想,讓自己可以提高在戰災(無論型態為何)的生存機率,這不是很有意義的事嗎?這些練出來的知識技能,也可以應用在非戰爭的平時。這也是為什麼傳統的「災防」「防災」安全訓練系統是不能忽視也不能「看不起」的,因為台灣在這方面有非常豐富和悲慘的經驗,而且隨時無刻每年都在不同的地方發生。

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最基本的就是保障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從這個思考的主軸輻射出去,就比較不會被輿論的大風大浪(甚至只是週期性的浪況)干擾了。處理全民防衛就像處理少子化一樣,無論如何都要從人的角度出發。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blog.schee.info on April 29, 2022.

--

--

腦袋瞬間浮現一百個問題,很認真看過好幾次後的意見如下。

首先是整體印象:

  1. 有這本書(範本)付梓是好事,值得為國防部和全動署鼓勵。
  2. 這本書對我來說重要的書本身的結構,我先看結構,然後才是看內容。框架比內容重要,尤其這種手冊在近年來是第一次的嘗試。
  3. 本書稱為《全民國防手冊》我認為頗有問題。「國防」是國防部的事情沒錯,「動員」也是國防的事。書內11個段落,很多和戰災避難和生存有關。戰災避難雖然掛了一個「戰災」,但戰爭引起的災害形態,部分和自然或人為的災害是類同的。後者的「應處作為」在國民/居民的角度來說,有內政部和地方縣市政府各種「防災手冊」可以看。這本書叫做《國民戰災生存指引》可能還更為貼切。但最後有段落提到動員和教召,但篇幅佔整本書不多,所以比例有點失調。
  4. 「全民國防」是不是合理也可以討論,我個人認為「全民防衛」比較貼切。甚至聰明一點可以《全民防衛手冊:戰災避難篇》,或是《全民防衛手冊:教召動員篇》切成兩版會更好。然後再來一版《全民防衛手冊:公務機關應屬要點篇》等。
  5. 承上,切成三個版本就能好好撰寫和發展。框架對了,東西才容易對。不然混在一起不好閱讀。第三個版本可以變成大部頭參考書,因為公務機關(包含地方首長和地方政府)對於動員和戰災避難的業務應該很陌生。他們可能比一般民眾更需要有某種大本完善的指引,而且這部分可能還要有很多要和國防部建立溝通平台(通訊安全、通訊頻寬、指管、追蹤、回報等)的業務要發展。
  6. 想想「全民國防手冊」要如何翻譯為英文就會遇到問題了。
  7. 聰明一點可以再來一本《全民防衛手冊:民防篇》。但這一本涉及村里長業務,這部分會很花力氣,需要好的教準教材和參考範式。內政部當然不能假裝沒有這件事,「民防」就是內政部的事,這點是躲不掉的。
  8. 這本範本的設計方式,比較適合作為提供公務機關的海報印刷版本,但如果是手冊可能資訊密度和安排都不太夠。民意代表希望淺顯易懂可以理解,但資訊有層次,混在一起就什麼都不清楚。
  9. 台灣各級政府的防災手冊編纂經驗很好,新北市還有好幾種語言,台北市高達兩百多頁。這部分是值得參考的。

內容我就不多說了。關注的人不少,總歸來說是一個好的起點。但全動署屬於新的部會,三級機關法定編制的人力不到一百人,搞不好是全台灣三機關最少的。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blog.schee.info on April 12, 2022.

--

--

烏克蘭戰爭的爆發,在許多台灣人心理上敲響一記警鐘。隨著國防自主防衛的投資日益增加,但幾千億的龐大資源,多數落實在傳統軍事領域,軍事領域對於全體國民而言也太過遙遠,就算常備役訓練改革在即,在少子化趨勢之下,能接受有效軍事訓練,執行主動防衛之國民,堪稱是少之又少。這些投資對全局、全民和整體型態的防衛革新,可說是杯水車薪,緩不濟急。

戰爭是人類秀下限和情操上限的場域,也是台灣避無可避需要面對的嚴肅課題。然則絕大多數的人民都不是編制內的戰鬥人員,因此遭受攻擊時所激發的防務作為,必然與想像中的只有打打殺殺不盡相同。面對殘酷的戰爭,我們是要著重動手(攻擊)、馬上動腳(避難),還是事先多多動腦(防衛策略和想定推演)?

這場【哲學星期五@台北】很高興與【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社群合作,邀請到兩位以人類安全角度出發的防衛領域皆有多年專精的研究者,以烏克蘭戰場的紀錄為師,在現場激起一股手、腳、腦都能併用的防衛潮流。歡迎各位朋友前來討論、交流。

(本次活動自由入場、無需事前報名。感謝【青平台】、【左轉有書】贊助場地,因防疫措施場地座位有限,保留限制進場人數權利。咖啡館無強制性消費,但是鼓勵大家店內消費以支持獨立書店。)

【時間】2022年04月15日(五)19:30–21:30

【地點】左轉有書TouatBooks

【地址】台北市鎮江街3–1號(捷運善導寺站 2 號出口、直走左轉再左轉)

【主持】廖健苡│哲五@台北志工

【主講】T.H. Schee│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社群

D.H. Luo│IKMF Taiwan

【主辦】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哲學星期五志工團、青平台

【參考資料】

【參考資料】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April 10, 2022.

--

--

在幾個場合,有人問我說你對烏克蘭戰爭是怎麼看待的?我想了想這不好回答,不過透過機會在此簡短說明一部分。

先了解「戰爭迷霧」所投下的巨大限制

這限制包含「戰爭迷霧」(fog of war) 的限制,媒體環境和個人的限制。第一個比較難理解,但烏克蘭戰爭經過了五週,我們比較能感同身受。一場戰爭的各種事件和敘事不是線性發展的,有時間層面的序列,有空間層面的地點,還有以交戰方國民自身出發的微觀角度,也有從國家敘事角度出發的訊息管道。講白話一點就是,沒有人能了解一場戰爭的全貌,而每一場小型戰役的全貌,也不是這麼容易了解。

那麼對於在台灣的各位來說,要怎麼去「觀測」發生在遙遠烏克蘭境內的戰事呢?如果戰事的觀測有這麼多的限制,那戰爭本身發展的「詮釋」,是不是又更難呢?

沒錯,這些問題都是對的,所以對一個人來說,平常若有良好的觀測「利器」和「訓練」,那麼能接觸到的訊息當然會更為豐富。更為豐富的意思不是說資訊量比較多,有時候恰恰相反的是,資訊量不需要那麼高,但要有價值。

不過這要聊下去會聊不完,我就先說我在「觀測」之前準備好透過什麼平台去常態掃描第一輪的訊息吧?

三個T:Twitter, Telegram 和 TikTok

對我們的讀者來說,挑選觀測的網路平台是很重要的,所以如果要提高接觸第一手烏克蘭訊息的機率,那麼有三個T的平台是一定要熟悉的:

第一個 Twitter 能接觸到交戰雙方的政府官員、外交體系、國際援助 (aid) 體系、國際媒體、本地媒體、各種領域的分析師等。這些人多半具有公共的身份,所以理論上而言,他們的人際網絡能接觸到的訊息,絕對比我們一般的台灣朋友來說更有「信度」。再加上 Twitter 本來就是國際媒體寵兒,我們所辦理的 #民防搞什麼 系列活動之所以引起這麼多不同國家媒體的興趣,主要就是我們在 Twitter 有針對活動而持續更新的資訊。

一個沒有官方身份的組織(例如本地的獨立媒體)若是沒有經營推特,在西方媒體的眼中等於是幾乎不存在。 Kyiv Independent 能瞬間發揮巨大的影響力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第二個是 Telegram。Telegram 是俄羅斯市場影響力輻散出去的國家的常用通訊平台。這個平台跟台灣習慣的幾個服務都不太一樣,但在東歐、中東和印度特定的消費者族群,Telegram 有非常龐大的市場滲透率。再加上 Telegram 從訊息傳播廣度、速度和韌性來說,是一個原比台灣熟悉的 LINE 優良不知百倍以上的平台。戰爭時候人們最渴求的是資訊,這個平台的 Broadcast Channel, Group 等型態的服務,可以讓一個帳號很快地將訊息推送給數百萬的人。

而且 Telegram 其實是一個平台,很多開發展可以開放很多小程式,讓一個廣播頻道擁有很好的互動機制。

第三個是對於烏克蘭民眾來說,是屬於提供視覺觀測和監控的主要管道 (visual surveillance)。前面兩個T都是大平台,但戰爭很需要有各種戰事的影片。為什麼?因為對於有經驗的分析師而言,影面能透露出來的訊息非常豐富,而在烏克蘭當地的民眾也都能透過手機上傳短影片到 TikiTok 這樣本來就設計給短影片的平台。所以在資訊搜集、彙整和後續處理上,對分析團隊來說,如果有適當的技術投資,可以省下很多必須自行建立資訊管道的成本投資。

在 internet 和 web 這一層,透過這三個平台去建立觀測網絡,優化觀測流程等,大概是所有認真的個人都必須要熟悉的。缺了一個也沒有什麼不好,但如果三個連一個都沒有在用,那對於觀測烏克蘭戰事而言,必然會有致命的缺陷。如果你是機構,當然可以有不同的方式,不過那不是本篇要談的。

另外,安全的網路觀測技巧也是另外一回事。今天先這樣。有興趣也可以訂閱我的 Telegram 頻道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March 31, 2022.

--

--

T.H. Schee

T.H. Schee

Previously in AU/HK/RU/US/CN/CH • blog.schee.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