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Schee

正當烏克蘭區域衝突氣氛升高之際,台灣也不能在心理上置身事外。國防自主防衛的投資日益增加,但幾千億的龐大資源,多數落實在傳統軍事領域。但軍事領域對於全體國民而言實在太過遙遠,就算常備役訓練改革在即,在少子化趨勢之下,能接受有效軍事訓練,執行主動防衛之國民,堪稱是少之又少。 這些投資對全局,全民和整體型態的防衛革新,可說是杯水車薪,緩不濟急。 在目前政府策進之下,「全民防衛」「在家當兵」以及甫掛牌的「全動署」等議題,討論慢慢升溫。部分得以順利發展,有些仍困頓在座談會議題之林。然而整體社會之防衛,不必然是為了戰爭準備而起始。台灣位處西太平洋地震帶,人居環境密集,都會化程度高,又有高山群峰,因此各種自然災害、人為災難屢見不鮮。防災動員、搜救訓練等,對一般民眾而言並非如此不可及,而且你我更有切身接觸之經驗。高齡化社會,長照體系所需的各種知識、技能支援,也在衛福體系的長期投注下,獲致大幅度發展。 這些乍看和防衛準備無關的領域,其實是支撐全民防衛各種「元件」存在於台灣社會的最好基底。這些看似專業化、職業化的體系,卻甚少獲得一般年輕的民眾理解。在法制社會的發展原則之下,也只有這些體系能長期獲得授權,進行類似戰災避難、搜救等每天都要操兵上演的任務。在行政體系,如民政、衛政、警政、消防、戶政等,也有各自的應變能量 (capacity),但通常只有在災難時才會統整集結(如災防中心的開設)。這對在北北基桃地區的居民,不一定有機會能理解這些複雜型態災難的應變機制,甚至也不容易被「照顧到」,尤其是那些「戶籍」不在這個區域的學子,或是北上求職奮鬥的家庭們。

[社群公開版] #民防搞什麼 #WhatCivilDefense 系列座談
[社群公開版] #民防搞什麼 #WhatCivilDefense 系列座談

正當烏克蘭區域衝突氣氛升高之際,台灣也不能在心理上置身事外。國防自主防衛的投資日益增加,但幾千億的龐大資源,多數落實在傳統軍事領域。但軍事領域對於全體國民而言實在太過遙遠,就算常備役訓練改革在即,在少子化趨勢之下,能接受有效軍事訓練,執行主動防衛之國民,堪稱是少之又少。

這些投資對全局,全民和整體型態的防衛革新,可說是杯水車薪,緩不濟急。

在目前政府策進之下,「全民防衛」「在家當兵」以及甫掛牌的「全動署」等議題,討論慢慢升溫。部分得以順利發展,有些仍困頓在座談會議題之林。然而整體社會之防衛,不必然是為了戰爭準備而起始。台灣位處西太平洋地震帶,人居環境密集,都會化程度高,又有高山群峰,因此各種自然災害、人為災難屢見不鮮。防災動員、搜救訓練等,對一般民眾而言並非如此不可及,而且你我更有切身接觸之經驗。高齡化社會,長照體系所需的各種知識、技能支援,也在衛福體系的長期投注下,獲致大幅度發展。

這些乍看和防衛準備無關的領域,其實是支撐全民防衛各種「元件」存在於台灣社會的最好基底。這些看似專業化、職業化的體系,卻甚少獲得一般年輕的民眾理解。在法制社會的發展原則之下,也只有這些體系能長期獲得授權,進行類似戰災避難、搜救等每天都要操兵上演的任務。在行政體系,如民政、衛政、警政、消防、戶政等,也有各自的應變能量 (capacity),但通常只有在災難時才會統整集結(如災防中心的開設)。這對在北北基桃地區的居民,不一定有機會能理解這些複雜型態災難的應變機制,甚至也不容易被「照顧到」,尤其是那些「戶籍」不在這個區域的學子,或是北上求職奮鬥的家庭們。

我們在開春之際,將嘗試舉辦一系列的座談,一同和有興趣的朋友交流這「十大防衛體系」在個人、在社區、在組織、在城鎮、在城市等各層面的現況。我們未來會提出實際的在地案例,並指出可行的自我學習和發展路徑。此外,我們也將針對整體台灣社會在衝突階段的各種基本觀念說明,讓社會的防衛整備度有好的理解切入框架,也讓我們能夠更有層次的討論全民防衛的實質問題和準備。

已完成/排定

  1. 2/12 (Sat) [#民防搞什麼] 烏克蘭危機下的全民防衛十大體系(實體)
  2. 2/19 (Sat) [#民防搞什麼] 烏克蘭危機下的全民防衛十大體系(線上)
  3. 2/26 (Sat) [#民防搞什麼] 安全防衛訓練不是想到就東湊西湊啊(線上)
  4. 3/05 (Sat) [#民防搞什麼] 災難通訊和網路科技平台(線上)
  5. 3/12 (Sat) [#民防搞什麼] 在戰爭時做為公民的個人,建議應具備哪些能力?(實體)
  6. 3/19 (Sat) [#民防搞什麼] 在戰爭時做為公民的個人,建議應具備哪些能力?(線上)
  7. 3/26 (Sat) #WhatCivilDefense in Taiwan? A Chat with Human Security Perspective(實體)
  8. 4/02 (Sat) [#民防搞什麼] 外國人在台避難問題(線上,中文)

準備/規劃中

  1. 4/09 (Sat) [#民防搞什麼] 台美人道救援社群交流(線上,英文)
  2. 4/15 (Fri) [#民防搞什麼] 面對戰爭,我們該動手、動腳還是動腦?(「哲學星期五」現場,中文)

尚待/提議階段

  • 尚未決定 #民防搞什麼 題目:烏克蘭戰爭科技發展與數位人道救援的法制思考(台灣法律科技協會)

資源

媒體關注

洛杉磯時報 https://www.latimes.com/world-nation/story/2022-03-03/russia-ukraine-invasion-taiwan-china-war-defense

華爾街日報 https://www.wsj.com/articles/in-taiwan-putins-war-in-ukraine-stirs-new-interest-in-self-defense-11646402103

https://cn.wsj.com/articles/%E7%83%8F%E5%85%8B%E8%98%AD%E6%88%B0%E7%88%AD%E9%87%8D%E6%96%B0%E6%BF%80%E8%B5%B7%E5%8F%B0%E7%81%A3%E4%BA%BA%E7%9A%84%E8%87%AA%E8%A1%9B%E6%84%8F%E9%A1%98-121646646375?tesla=y (中文報導)

台北時報 https://taipeitimes.com/News/feat/archives/2022/02/28/2003773898

聖保羅頁報(南美最大報) https://www1.folha.uol.com.br/mundo/2022/02/taiwaneses-estao-atentos-a-crise-na-ucrania-mas-analistas-dizem-que-situacao-e-diferente.shtml

主辦、贊助和協力

  • 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社群 Open Knowledge Taiwan
  • The Lightened 點亮咖啡(主要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 IKMF Taiwan(防衛知識協助)
  • 軍宅會客室(圖卡設計和印刷)
  • 哲學星期五(一場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 台中葉綠宿旅館(一場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 *台灣法律科技協會(一場活動場地贊助和協辦)

*待確認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April 6, 2022.

--

--

活動說明

*The meetup will be mostly in Mandarin Chinese but English convo is also available.

關鍵字:civil defense, human security, readiness culture

這是我們開春之後,本系列主題《#民防搞什麼》的第四場交流座談。 隨著烏俄戰爭持續發展至今,兩岸在戰爭衝突的可能性,也經常被做為討論的標的,而至今兩岸各種爭論與衝突未曾停歇,戰爭風險與戰災準備的重要性也不曾稍減。國際間持續地擔憂臺灣,在對抗外部侵略以保存民主政體的課題上是否有足夠的意志與行動,而政府則透過民調、組織變革及持續地對外宣揚捍衛國土的決心和信念。對於公民社會而言,遭逢戰爭時該國該區域的民防體系為其防衛的根本,在我國則以《國防法》、《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等法令為基礎,透過動員會報進行運作並於今年年初成立,在戰時實施階段的工作為統合民間力量,支援軍事作戰,同時維持公務機關緊急應變和國民生活需求的「全民防衛動員署」。

詳全文 3/12 台北座談交流活動細節和報名

https://okfntw.kktix.cc/events/civil-defense-on-personal-capacity

照片來源:https://www.pexels.com/photo/six-gray-metal-deer-wall-decors-5257331/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March 1, 2022.

--

--

前情提要:[民防搞什麼] 烏克蘭危機下的全民防衛十大體系

週末的座談已辦了一場實體,另有一場線上。以一週一次的進度,穩健緩慢推進。這次準備在228連假期間,辦理第三場的《民防搞什麼》,走線上方式,仍然使用 Twitter Spaces,我先把連結貼出來。

https://twitter.com/i/spaces/1kvKpAqpLdVGE

雖然烏克蘭局勢急轉直下,但在台灣對於「全民防衛」的討論仍然是杯水車心,而且也沒有在個人實務層面要如何操作的明顯路徑浮現。這也難怪,因為「民防」雖然聽起來是直覺是民間防衛,但心裡總覺得有夠遙遠。這可能有些歷史因素,我們要花點時間嘗試一個一個探究。

首先是,民防概念已久,操作模式真的已老。二來也是真的老,例如民防團的編制核心人員,也有高齡化的普遍趨勢。這趨勢是逆轉不來的。三來是,「民防」實在很難激起「熱情」,就像是我們一看到「動員」兩字,過去不於快的經驗都會浮上檯面,心裡頭會抗拒。對新一代的朋友來說,「民防」「動員」這兩個詞都是陌生的可以。第四是,對於像我們這樣的社會「中堅份子」,生活雜務就夠多了,民防還是交給里長或是年輕人去煩惱吧?

所以,第三場的線上交流是基於這些疑問而產生的。但我們不能空穴來風,總要抓點實在的東西來談吧?於是我就想到了建立民防機制的幾個步驟。比如說,我們要有「想定」「腳本」,這包含應變情境(場景)和後續訓練、支援和維持的機制。應變的情境當然不好說,但訓練這回事我倒是有一點經驗,不過不是民防,因為民防包山包海,我們要限縮討論範圍,找出國內相關安全訓練所會面臨的問題,然後借鑑其他國家的經驗,這樣的「探索」態度,才算是一個比較完整的迴圈。

我想到的是「水域安全」的訓練,也就是台灣的救生員體系、國民水域安全認識在訓練、授證、認證和有效性的問題。水上安全涉及一般國民,誰都可能碰到在水域的安全事件。而水域安全事故的「減災」,有官方認證機制,有民間授證單位,更有不少希望能參與救生訓練不分男女的人員,還有數十年如一日的救生員薪資。這整個生態可說是已經具體而微體現民防安全訓練機制的一個切面,因此直接談這個訓練體系的現況,例如救生員來源、安全訓練樣態,課程「元素」和民防的「急救」能力搭配是否能派上用場等,會是非常好的出發。

不過,台灣雖然四面環海,號稱海洋立國,但水域安全從傷亡數字來看,並沒有真正海洋大國「澳洲」來的出色。所以我們在這場交流,將特別以台灣和澳洲水域安全訓練的異同,來探究到底更棘手的「民防」「安全訓練」在「教準發展」(indoctrination) 的必要性。

聽起來很拗口,其實並不高深。請記得 2/26 台北時間週六下午14:00在線上來一起來交流就對了。有問題也歡迎來信 ths (at) duck.com

https://twitter.com/i/spaces/1kvKpAqpLdVGE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February 24, 2022.

--

--

這個標下得有點大,不過是上週末和 台灣科技與法律協會合辦一場相關的座談,放在 #民防搞什麼 的脈絡之下,有幾位律師根據自身的經驗準備了很好的演說,會後很值得寫一篇心得分享。以下的脈絡都是從台灣個人的視角出發,只是算是一個認真探索的開始。 首先是加密貨幣的世界對於不同族群的人有完全不一樣的意義。年輕人可能弄個錢包在交易所開個帳戶,一點都沒有進入障礙的問題。這個進入障礙包含觀念理解,服務使用,以及信任託付等。對於已退休人士來說,大概比較難以入門,而且資產若是以不動產持有為主,也沒有強烈的動機去理解加密貨幣。台灣加密貨幣的使用人數(例如錢包持有)應該不能說少,所以談加密貨幣會有比較好的基礎。 但戰爭的威脅對台灣朋友來說不陌生,不過區域衝突的整備要如何進行,我猜幾乎很少有人認真思考和演練。尤其是每一個「個人」在島嶼型態的衝突「脫離路徑」,基本上就只是「島內避難」和坐航行器「離開國境」而已。這兩種「避難」途徑堪稱是台灣境內難民 (IDP) 的最大公約數。對於戰爭威脅的體會,就算已經麻痺,也知道事情發生了,無論是遠方不容易察覺的公開上發生激戰,或是封鎖對台灣輸出入重要的航線,基本上能做的就是「坐以」,但不見得會是「待斃」。

戰爭中的加密貨幣
戰爭中的加密貨幣

這個標下得有點大,不過是上週末和 台灣科技與法律協會合辦一場相關的座談,放在 #民防搞什麼 的脈絡之下,有幾位律師根據自身的經驗準備了很好的演說,會後很值得寫一篇心得分享。以下的脈絡都是從台灣個人的視角出發,只是算是一個認真探索的開始。

首先是加密貨幣的世界對於不同族群的人有完全不一樣的意義。年輕人可能弄個錢包在交易所開個帳戶,一點都沒有進入障礙的問題。這個進入障礙包含觀念理解,服務使用,以及信任託付等。對於已退休人士來說,大概比較難以入門,而且資產若是以不動產持有為主,也沒有強烈的動機去理解加密貨幣。台灣加密貨幣的使用人數(例如錢包持有)應該不能說少,所以談加密貨幣會有比較好的基礎。

但戰爭的威脅對台灣朋友來說不陌生,不過區域衝突的整備要如何進行,我猜幾乎很少有人認真思考和演練。尤其是每一個「個人」在島嶼型態的衝突「脫離路徑」,基本上就只是「島內避難」和坐航行器「離開國境」而已。這兩種「避難」途徑堪稱是台灣境內難民 (IDP) 的最大公約數。對於戰爭威脅的體會,就算已經麻痺,也知道事情發生了,無論是遠方不容易察覺的公開上發生激戰,或是封鎖對台灣輸出入重要的航線,基本上能做的就是「坐以」,但不見得會是「待斃」。

因為2022年烏俄戰爭的啟示,所以很多人知道跑去銀行擠兌這件事當然會發生。區域衝突若是正式到了一個閥值 (threshold),那麼衝突的擴大當然會影響民間對於本國貨幣的信心。新台幣本身不是強勢貨幣,所以我們的可以很容易的推斷:在被切斷對外聯繫時,個人的資產要如何保護和使用,保有一定的流動性,台灣絕大多數的國民就只能被迫完全「相信政府」。

政府能不能完全相信?政府在戰時能不能完全相信?這也不是這一篇想激起的討論。但我們能相當程度理解,有不少人會相信政府,但在災難當中還是會偏向「靠自己」。那麼,如果類似烏克蘭政府在戰爭爆發後限制國民每日現金提領的狀況發生,台灣會不會很多人跑去郵局臨櫃排隊?還是擠在 ATM 前面想趕快把新台幣領出來一些先擋著用?

這答案應該是非常肯定。

若是在 ATM 前排隊領不到現金,或是根本不敢去現場領錢怕被搶劫,那該怎麼辦?這就是大問題也是好問題了。戰爭中的電力、金融和網路的基礎建設,不一定全國都能保持暢通。這時候手上若沒有現金要購買生活物資,那該怎麼辦?有人說,透過手機支付當然可以不用現金,這也是一種方式。但前提是電力、金融、網路,以及使用的支付管道和提供服務的各環節都能 “keep alive”。這件事在個人層面來說,是沒有辦法能完全掌握的,因為大一點的公司都不一定能保障整串的服務鏈能持續穩定提供服務,更何況是賴以維生的個人使用者? 別忘了今年初的大停電,很多人在南部的街頭,手機在24小時內面對的「通訊障礙」,是沒辦法拿來「嗶一聲」付款的。

那麼加密貨幣在這幾種簡單想定的場景之下,到底可以做什麼?我們看到烏俄前方的戰況,很快就看到透過政府單位提供錢包位址,接收來自全世界特定加密貨幣幣別的捐贈管道。這件事是可以做的,當然了,對於有 operational 意識的朋友來說,這件事還不是這麼簡單,但這方面的討論在前幾日座談,是有被確實談到。這也是大多數朋友第一個能想到的自然切入點。不過這途徑是政府接受物資捐贈(無形資產?)。那麼政府收了這些資產,能怎麼快速運用到你我的身上?這部分是應該探究問清楚的,而且會面臨實務上的問題,我認為會不少。

其次是個人資產保有和流動的問題。如果銀行內的新台幣不值錢了,那加密貨幣是否能提供一定價值的保存功能?想想看。

再來是如果你被迫必須離開本國,例如在航路全斷之前能移動至第三國避難,那麼加密貨幣的價值是什麼?還是有什麼其他的個人資產避險管道,更值得信任?這也可以想想看。

簡單來說這個主題在台灣尚屬「安逸」的「幣圈」應該是沒有過很紮實的討論,大部分的朋友對於遠方發生的區域衝突和戰爭的想像,目前也很缺乏感同身受的強度和廣度。這場座談舉辦的意義雖然扣連了幾個關鍵字,例如:法律思維、人道救援等,但我們對這方面的探索,在承平時期應該要更為積極。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June 12, 2022.

--

--

本篇茶餘飯後。前一陣子(5月12日)看到烏克蘭戰爭之中,整個俄羅斯大約一個營的兵力在 Donbass 渡河的時候(時間點是5月8日到9日)被烏克蘭政府宣稱全數殲滅。我腦袋裡閃過的思考是,這件事對台灣來說有沒有什麼可以觀察的?

首先是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引用這則推特來看看。

Artillerymen of the 17th tank brigade of the #UAarmy have opened the holiday season for ruscists. Some bathed in the Siverskyi Donets River, and some were burned by the May sun. pic.twitter.com/QsRsXmnJ65

- Defence of Ukraine (@DefenceU) May 11, 2022

這幾張圖是無人機的空拍圖。Siverskyi Donets River(北頓內茲河)本身並不寬廣,河面大約60–80米。河的兩旁並沒有建物也沒有台灣熟悉的水岸工程設施,所以是一片荒野。照片裡看來的路徑是早就存在的,因為如果你是大量車隊壓過去本來沒有的路線,路緣的植被邊際不會如此整齊。照理來說這條路線本來就有人跨越,在季節允許時還可以直接開卡車橫渡。為了再確認是否真是如此, BBC 報導說這是在 Білогорівка 小鎮 北方的河岸。

為了確保這個判斷是否有根據,我們查查離這個小鎮距離最短河岸附近的衛星空拍圖(使用 Google Earth),並且看看不同季節的影像,觀察河道是否類似台灣會因為季節在水量會有大幅度的變化。

--

--

戰爭爆發的第三個月,台灣各界的關注也慢慢不如前兩週的風起雲湧。有幾位朋友說,怎麼好像民眾都「沒要沒緊的」。我說,一來這大家都在討生活,尤其政策一日數變,疫情直轉直下,好好過生活都很難了,哪還有心情去應付遠方天邊的大事?二來烏克蘭本來就離台灣很遠,遠到根本在日常生活起不了漣漪。就算戰爭這種強度最大的事件發生了,不聽不看,不就沒事了? 這樣說其實也沒錯,而且我們更要理解。但因為國際輿論對於把台灣和烏克蘭相比,實在是興致高昂, 日前 CNAS 的幾場紙圖兵推 又把台海緊張的局勢在某個圈子渲染一輪。但這些過程其實都沒有什麼來自台灣社會的視角。在戰爭即將滿三個月,我們對於烏克蘭戰爭,還有什麼是沒有看到的? 我先提幾個少數人有注意到的,第一個是情報的分享。這個情報指得是軍事等級的情報,或是安全等級保護有更高級別的情報。很多媒體報導美國還有北約 (NATO) 在這場戰事之中,對於烏軍 分享了不少戰術等級的情報。這些情報分享的目的是強化烏軍自我防衛能力,所以類似俄軍高階將領人在哪裡這種資訊,美國就算知道, 也是不會分享給烏克蘭的 。情報的分享在台灣是一門禁忌的領域,甚至連有問題意識都不行。這當然可歸咎於過去戒嚴時代的歷史,讓我們對於情報領域陌生又覺得高深莫測。不過,對於資訊安全領域的從業人員來說,情報(如威脅情報)是怎麼一回事,就比較有感覺了。

烏克蘭戰爭三個月作為教案 台灣還沒有學到什麼
烏克蘭戰爭三個月作為教案 台灣還沒有學到什麼
新北市觀音山俯瞰關渡大橋

戰爭爆發的第三個月,台灣各界的關注也慢慢不如前兩週的風起雲湧。有幾位朋友說,怎麼好像民眾都「沒要沒緊的」。我說,一來這大家都在討生活,尤其政策一日數變,疫情直轉直下,好好過生活都很難了,哪還有心情去應付遠方天邊的大事?二來烏克蘭本來就離台灣很遠,遠到根本在日常生活起不了漣漪。就算戰爭這種強度最大的事件發生了,不聽不看,不就沒事了?

這樣說其實也沒錯,而且我們更要理解。但因為國際輿論對於把台灣和烏克蘭相比,實在是興致高昂, 日前 CNAS 的幾場紙圖兵推 又把台海緊張的局勢在某個圈子渲染一輪。但這些過程其實都沒有什麼來自台灣社會的視角。在戰爭即將滿三個月,我們對於烏克蘭戰爭,還有什麼是沒有看到的?

我先提幾個少數人有注意到的,第一個是情報的分享。這個情報指得是軍事等級的情報,或是安全等級保護有更高級別的情報。很多媒體報導美國還有北約 (NATO) 在這場戰事之中,對於烏軍 分享了不少戰術等級的情報。這些情報分享的目的是強化烏軍自我防衛能力,所以類似俄軍高階將領人在哪裡這種資訊,美國就算知道, 也是不會分享給烏克蘭的 。情報的分享在台灣是一門禁忌的領域,甚至連有問題意識都不行。這當然可歸咎於過去戒嚴時代的歷史,讓我們對於情報領域陌生又覺得高深莫測。不過,對於資訊安全領域的從業人員來說,情報(如威脅情報)是怎麼一回事,就比較有感覺了。

由官方分享給官方的情報我們當然不可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在台灣衝突之中,美國會怎麼分享情報給台灣?這就是饒富意味而且和台灣整體社會防衛極為有關的話題。這點大概只有兩三位作者會在《 上報 》或是若干軍武論壇提及,其他的討論目前都很稀疏,也很難看出台灣社會有什麼關注這部分的強度。

情報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尤其是在軍事行動,情報根本就是武裝部隊之生命繫乎所在。那麼對於不是武裝部隊(軍隊)或是後備軍人的更多人來說,假設美國分享這些情報給了台灣的政府,那麼我們如何得知這些情報?在我們所關心的人類安全 (human security) 部分,這些釋出的情報再透過台灣部分單位的加工之後,提取出來的資訊,會如何指導在地團體的人道救援、緊急醫療甚至撤退計畫呢?

這方面完全沒有公開的討論,此為其一。

這就引導了到第二個「沒有學到什麼」。烏克蘭是陸路國家,因此各方的人道救援勢力很容易進入境內。我也有朋友的團隊現在就在烏克蘭進行人道救援。台灣基本上是一個大島和幾個小島,戰爭發生時,會不會有「民損」?這種民損的型態是屬於經濟社會的封鎖造成物資取得困難,還是因為爆炸物所造成的傷亡?後者勢必牽動到緊急醫療的快速應變啟動。簡單來想,在個人層面,剛好身上有止血帶所以知道如何對傷患進行快速止血,但如果幾個都會區域突然分別有兩三百人遭致攻擊,加起來很容易超過上千人,那麼緊急醫療應變體系和健保體系要如何應付? 輸血怎麼處理

這部分廣義來說屬於國內的「人道救援」。這些考量點或許在本年度國軍漢光演習的「 全民防衛作戰圖上兵棋推演」有所體現,但就算用上了兵棋的 JTLS-GO 模擬系統,我也很懷疑這個「全民」在系統的內參數是怎麼建立的,比如例慈濟的能量、紅會的能量、衛服部主管的緊急醫療體系等這些整體社會的應變能力等。此外,對於國內的流離失所平民 ( IDP, internal displaced people) 要如何處置?縣市政府的民政單位能夠如何快速收容嗎?收容量有多少?這種因為戰爭民損的收容和自然災害災防系統的收容,又有什麼不一樣?有這些知識和實務經驗的團體在哪裡?

這是第二個沒有學到甚至是還沒有大規模意識到或是大問題的問題。當然你也可以說「決戰灘頭」( 影片 )所以全部都在桃園觀音區、宜蘭縣蘇澳鎮還是台中市大甲區就接滅敵軍搞定了。但現代戰爭型態的攻擊和騷擾(例如具有攻擊能力的無人機),不是只會出現在灘頭啊?

還有其他幾個大課題目前缺乏系統、快速和細緻的討論,但上面說的這些部分就夠頭痛了。簡單來說關鍵字就是:

  1. 情報分享
  2. 人類安全
  3. 人道救援

想想最近的快篩,居隔、隔離、請假、保險、法傳系統、PCR、記者會都可以搞得饒富「全民動員」的意涵了。對於戰爭、避戰和減災的準備,是不是應該多多想想?以上。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scheeinfo.substack.com on May 16, 2022.

--

--

這篇是給有在台灣有海泳經驗,但沒有在海外游泳的朋友們參考。台灣有海泳經驗的人不多,而且多半和時下流行的三鐵運動脫不了關係。不過我自己對三鐵運動興趣缺缺,因此完全是以喜歡這個單一項目的前提出發。當然如果你在海外也有海泳河泳經驗,那麼這篇的簡易心得讀來會饒富樂趣。

夏威夷是世界知名的水域活動地點,你想得到想不到的活動,在太平洋的這裡幾乎都是都能找到。更特別的是,很多海洋運動的創新在此處也是實驗的重鎮,願意發覺探索的朋友一定不會失望。唯一「不優」的是:台灣到夏威夷的機票比較高,住宿成本也不便宜。除卻上面的缺點,其他盡是優點。群島之間待上一個月也不會有厭倦感。

既然是海泳,我們從簡單方便容易到的 Waikiki 區域開始。這區域台灣人不會陌生,Honolulu 機場場前往約半小時可到。整個區域都是遊客,你可以把它想像成是墾丁的升級版。不過來這裡的大多是體驗沙灘風情,偶爾穿插點遊艇、浮潛活動。水域活動也有很多種類,在台灣能看到的這邊都有。但身為海泳愛好者,這些都只是「插花」的活動。

夜看 Waikiki Beach

到一個地方,首先要看當地有無海泳的文化。夏威夷海泳俱樂部、團體、訓練課程、伴游和比賽多到目不暇給。在這個部分是不用擔心的,因為有人游,那就表示整個環境,包含自然面和社會層面都是支持的。這一點和台灣非常的不一樣,要先記在心裡。

這兩三年因為 COVID-19 疫情導致這些俱樂部和團體不接受外來的遊客參加各種活動,但公開正式的比賽則不在此限。若是到夏威夷的朋友要先注意這限制。

海泳時若有伴相隨那是最好,這地區的海灘若是無伴隨同,在浪況正常下屬於難度普通的水域。我直接提幾點要注意的地方:

  1. 潮汐:這是基本要看的
  2. 潮差:這是基本要看的
  3. 海浪警報:夏威夷會有 wave alert,記得要看天氣預報
  4. 表面水溫:這在夏威夷幾乎不是問題,非常舒服,也不會高到28度讓海泳反而過熱很難拉長距離
  5. 海流:Waikiki 附近幾個叫的出名的海灘的水流大致還可以,當然是先觀察衝浪客、浮潛客和 SUP 立板的遊客是好方法
  6. 風向:對游泳影響有限,一般天氣和衝浪用的氣象服務提供的訊息都可以參考
  7. 水母:夏威夷有水母預報,滿月後七到十天是水母大舉進攻的時間。游泳的朋友請避開
  8. 水質:太平洋的海水,附近並沒有港口只有少數的小型觀光碼頭,水底能見度要看季節和天氣
  9. 下水點:基本上只要安全的點都可以下水,這附近海灘沒有限制。但海灘有開放時間,通常晚上十點或十一點之後會「關閉」,隔日四點或五點開放。每個海灘開放時間不一。直接去沙灘看立牌最準
  10. 海岸底質環境:這裡的海灘都很淺,有些屬於沙岸,但礁石底質很多。游的太靠近岸邊會很因為太淺很不好游,通常要拉開離岸一百米以上的距離比較適合。部分海灘外面有浮球,基本上在浮球範圍內都很安全
  11. 東西放哪裡:沿岸的各種店家可以租放隨身物品。我是都不帶值錢物品,戴一個防水包放在海灘。上岸後休息片刻,就直接套上衣穿泳褲走回飯店也沒問題。大街上很多人光腳扛衝浪板或是比基尼走來走去,青春洋溢生猛有力,不會傷風敗俗
  12. 沖洗:沿岸都有免費的沖洗點,詳細位置記得巡海岸時先看好地點
  13. 救生員:這邊海岸都沒有救生員

簡單來說該注意的大致如此。我在 Waikiki Beach 整個帶狀綿延六公里的海岸的北段、中段和南段游過三次,分別是3100公尺、3600公尺和4000公尺。時間是早上八點、下午兩點和下午五點。遊客早上十點前在海上遊玩的比較少,但衝浪只要是開放時間內,幾乎都有人(包含夜間)。我都是以休閒的心態和配速在游 ,在這裡也不需要有什麼很好的泳具就能下水了。

當然,一如其他海洋運動,海泳本來就有難度和隨之而來的風險,能游上三公里起跳的也需要一定程度的訓練。雖然在海外不若台灣能方便的熟悉環境(如果積極的話),但是台灣禁海、畏海久了,連帶相對應的運動風氣也發展不良。有機會到夏威夷看看,我相信透過海泳來體驗夏威夷,絕對是非常難得的經驗。你問問一百個有去過夏威夷的台灣朋友,大概連一個都很難找到。

這點經驗我就先寫下來,有興趣的愛好者請參考。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s://level3athome.wordpress.com on May 7, 2022.

--

--

OK 可能跳的有點快,但我的意思是,這不是單一角度就可以處理的。少子化的情勢要逆轉有多困難,大家當然很清楚,而且也很早就清楚。但資源下去了,也有一個由政委領軍的辦公室(可能是某種編組)。在多年來聰明人的戮力運作下,從各種人口數據來看,台灣少子化和人口快速減少的情勢是沒有機會逆轉的。

少子化和人口成長,還算是人人都可以感受和體會的問題。比如說學校班級人數減少,私校招生不利導致必須退場等,還是生活場域怎麼越來越少聽到嬰兒的哭鬧聲。這問題的嚴峻是可以感受的,是可以在生活體會的。但要「解決」這問題,你說一對夫妻/伴侶卯起來生小孩有用嗎?當然沒有。因為這問題的解法不是這樣想的。鼓勵國民生育是唯一的途徑嗎?當然也不是。還有例如戶籍除籍、來台勞工是否有成為國民途徑的問題,還是外籍白領入籍、無戶籍國民入籍融入社會願意育兒等…… 這些可能都不是一般國民會知道的減少少子化的「方向」。而這些討論也通常不容易在比較公開的輿論上慢慢累積,細細發展強健,有效,最後能試行的實證計畫。

那麼牽涉到更廣大的「全民防衛」嗎?我(們)雖然在農曆過年後辦理的十幾場蠻精緻的「#民防搞什麼」系列座談,也和超過百位的參與者交流過訊息。但到目前為止發現的問題,想必有心「經營」這的議題的團體,無論是半官方、網路媒體、準政治團體,或像是我們這樣從很個人出發,只關心「人類安全」也不怎麼關心「國家安全」的社群,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那就是:

  • 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啊?
  • 這問題有這麼嚴重嗎?

聽起來很簡單,但其實超級難。不相信?如果有人可以給你答案,你就繼續問下去,連續問三層,就知道這不好回答了。

例如說,有人想解決問題是「全民防衛」,那勢必就會牽涉到2350萬人。2350萬人如果都要做好自己的「防衛」準備,那勢必就需要某種「動員」的態勢。這個動員還必須要是常態性的作為,因為整個社會要「動起來」,就算只是眼球動一動接收同樣的訊息,這也是現代社會幾乎不可能達到的重大課題。那麼動員誰可以做?以法治國的概念來看,當然就是國防部。國防部會做這種事嗎?當然不可能。全動署業務已經很多,前一陣子出的手冊才被專家或是熱心人士修理得滿頭包。

更何況,2350萬人都需要建立起防衛的態勢,在日常就投資防衛嗎?這問題理論上似乎可行,但實務面也不合理。這裡有好些人處於臥床/長照的狀態,而照顧他們的人算一算可能有很大比例還不是國民。從人類安全觀點來看,孕婦、嬰幼兒和小朋友也不是可以自主的個體。他們是需要被優先保護的,因此任何的防衛(包含人道救援層面的計畫),都有很大一群人是要被照顧的。

這些人有多少?一兩百萬跑不了。

於是我們再切下去,就發現原來社會比想像中的複雜許多。當然為了「操作」的方便(我這裡沒有貶義),把「身份別」談清楚之後,再來談在「防衛」要做什麼,是任何有大規模實務經驗的人都會理解的。因此,「全民防衛」是在操作上沒有實質意義的,除非你是北韓,那就很有意義。

想來想去就是能照顧好自己最重要,而且要開始也非常容易。

我相信能使用網路,主動交流訊息,參加我們活動的朋友們也屬於這一類。我們實體活動的參與者來自台灣、美國、加拿大、南非、法國、菲律賓、英國、澳大利亞、香港等地。不少人都不是國民,但在動員相關法規裡,他們也是會被保留動員的對象。他們在台灣社會更是沒有社會資本的基礎,因此對於防衛和安全整備計畫,更需要不是「保家衛國」「全民國防」等高歌如斯,但卻能揣摩、思考、實作和應用的安全訓練框架。

當然,我不是說「全民國防」「全民防衛」不重要,但就像是「少子化」威脅被政府感知後端出各種檯面的政策一樣,政策的擬定要從每一個個人的誘因開始去想,紮實的想到透,研究到透徹。這些領域都長期有人在認真研究,只是沒有浮上檯面而已。在「全民防衛」的脈絡下,每一個個人在生理、心理、認知和技能整備都是完全不同的,但在大型災難(如戰災)會面臨的威脅樣態是有共通性的。而在戰災裡選擇採取減災和避難「為生命會找到出路」的第一優先,我認為沒有什麼不好,因為這些手段都很實際,而且應該被鼓勵。

回到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想想,讓自己可以提高在戰災(無論型態為何)的生存機率,這不是很有意義的事嗎?這些練出來的知識技能,也可以應用在非戰爭的平時。這也是為什麼傳統的「災防」「防災」安全訓練系統是不能忽視也不能「看不起」的,因為台灣在這方面有非常豐富和悲慘的經驗,而且隨時無刻每年都在不同的地方發生。

到底要解決什麼問題?最基本的就是保障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從這個思考的主軸輻射出去,就比較不會被輿論的大風大浪(甚至只是週期性的浪況)干擾了。處理全民防衛就像處理少子化一樣,無論如何都要從人的角度出發。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http://blog.schee.info on April 29, 2022.

--

--

T.H. Schee

T.H. Schee

Previously in AU/HK/RU/US/CN/CH • blog.schee.info